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

保留全屍

有一晚我睡覺睡到一半突然耳朵裡面轟隆轟隆作響,好像有ㄧ群人在”轟趴”吸大麻ㄟ
感覺裡面家具全部移位,痛到不行那時心想應該是ㄧ隻德國小蟑螂跑進去,因為活動量之大。
我隨便套一件衣服因是三更半夜(大約兩三點)所以也沒叫半人陪我,因連叫醒人的力氣也沒有,趕快搭計程車去附近大醫院急診(這就是我為什麼連也要住鬧區多方便)
到醫院裡面那不知幾隻的不速之客一點也沒休息的打算,幸好沒多久來了一位年輕醫師,他問了我ㄧ句話:「要全屍嗎?」醫生老弟我痛的都快掛了還問我這問題,我像抓出來之後會鞭屍的人嗎?他開始動工1-2-3抓出來了,ㄟˊ馬上不痛了,真的精神來了不鞭屍也要摧殘ㄧ下吧!咦!在那兒怎麼沒看到呢?他醫生老大用一個大鐵盤很隆重的端到我面前外加ㄧ支放大鏡,各位請看是什麼咚咚<螞蟻>而且還是ㄧ隻小螞蟻,碰到水以後比小數點還小的一點,幸好那位醫生老弟沒讓我帶回來安葬。
所以小小一隻螞蟻在耳朵內可以引起那麼大的騷動,強烈的痛楚,證明再小的毛病都要注意,一點也不能疏忽。

附註:想來想去還是把這篇編入{醫療醫聊}因為我與那隻螞蟻非親非故,而且被它搞得沒啥心情當然不適合放入{親情心情}

5 則留言:

Tenky 提到...

螞蟻比蚊子還毒,消不了腫又癢。

小樹 提到...

最近一直被跳蚤咬,癢死我了

大姊 提到...

媽媽の話:端午節前後是跳蚤全盛時期,出門在外要小心

小樹 提到...

都是在公司被咬的...

匿名 提到...

hello, i´m uruguayan and I not to ***reflx mng itself Chinese but it wanted to know to in question east blog . ONE QUESTION: SO THAT THE CHINESE ARE YELLOW?